江西省示范性高职院校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示范性高职院校江西省唯一旅游商贸类高职院校 江西省人民政府与国家部委省部共建院校
导航
习大大:此风必须坚决刹住

发布日期:2017-04-01     

2017-03-15学习中国

 “3.15”是消费者权益日,俗称“打假日”;在刚刚闭幕的全国“两会”上,习大大对经济数据造假高声喊“打”。3月7日,习大大参加辽宁代表团审议时,省委书记李希代表讲辽宁曾存在数据弄虚作假的歪风。有一个镇,一年财政收入实际160万元,最后报成2900多万元;一个市,规模以上企业只有281家,却上报1600多家。习大大说:“此风不可长,必须坚决刹住。”请随“学习中国”小编一起学习。

 

 

 

 

 

  一、数据造假危害大

  失之毫厘,谬以千里。真实性是经济数据的生命。经济数据造假行为导致经济数据不能反映客观状况,性质恶劣,危害极大。

  误导中央决策。经济数据来自经济统计。经济统计是运用各种报表,普查、抽样调查以获取经济生活中的各种数据,从而为经济决策提供客观依据的方法。经济数据是各级政府和社会大众赖以判断、分析社会经济活动及其结果,并借以进行决策的重要依据。经济数据出来后,各级政府据此分析形势、作出判断、制定决策。一旦数据失真,就会导致对经济形势判断不准、决策措施不到位,直接影响经济发展质量和速度,甚至有可能造成重大决策失误。在今年辽宁省十二届人大八次会议上,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首次确认,辽宁省所辖市、县,在2011-2014年存在财政数据造假的问题。辽宁省搞假数字、带水分的财政收入,严重违反了党中央、国务院的要求以及预算法的规定,影响了中央对辽宁省经济形势的判断,误导了中央决策。

 

  破坏党风政风。造假行为本身就是严重违法的,严重影响统计机构的权威性,使相关政府部门的社会公信力和形象受到破坏,严重败坏党的思想路线和求真务实的工作作风,败坏党在人民群众中的形象。数据造假固然可以让官员面子好看,而且平添“政绩”。然而,顾及面子会伤了里子,不仅会害自己、给后人挖坑,而且还会削弱党和政府的公信力,甚至给经济发展、改善民生造成困扰。

  坑害企业和百姓。现实中,与数据注水结伴而来的,往往是向企业或个人多征收各种税费,以便填补自己所挖的坑。竭泽而渔,让企业难以持续发展。统计数据直接关系民生,如果某地官员满嘴跑火车,任意篡改城乡居民收入、教育、医疗等数据,那么将给当地民生带来较大负面影响。辽宁省省长陈求发说:“财政数据造假问题,不但影响中央对辽宁省经济形势的判断和决策,还影响到中央对辽宁省转移支付规模,降低了市县政府的可用财力和民生保障能力。”

  二、数据造假背后因

 

  数据造假,不只辽宁有,其他地方也或多或少地存在,只是严重程度不一样而已。为何屡禁不止?其因复杂,治理颇难,绝非一日之功。

  根源在于“数字出官,官出数据”的错误用人观。数据失真的首要原因是“领导干预”。各级领导为何有这种干预动机呢?主要是因为有些地方用干部,唯“数字”标准,唯“GDP”论。假数据能证明自己的“政绩”,数据高低有时会直接影响官员前途。谁的数字大就使用谁、谁发展速度快就提拔谁,这种用人导向造成的恶果是让不少官员唯数字马首是瞻,成了造假高手。一些官员迷恋、迷信数据,陷入数据崇拜不能自拔。GDP上去了,乌纱帽就升了。只要他在此地为官,GDP、农民人均年收入、财政收入等数字只能逐年攀升。

 

 

  数据造假的代价低是屡禁不止的一个重要原因。自《统计法》颁布以来,鲜有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因数据造假受到法律追责;相反,因数据造假上位的倒不少。数据上的违法收益与风险严重不成比例,违法成本低、风险小,造成一些领导干部依法统计意识淡薄,把随意篡改数据当作无关原则的小事,想多报时就加个零,想少报时就减个零,一切根据自身利益来考量。

  统计制度不完善为数据造假留下口子。制度是个笼子,扎不紧,就有漏洞可钻。目前,我国的统计体系还不健全,投入严重不足,特别是基层统计工作基础薄弱。数据调查的规范性、专业性和科学性不够。数据审核和质量控制能力不强,“拍脑袋出数”的现象还时有发生。中纪委监察部、国家审计署曾披露,2013年辽宁省岫岩县虚增财政收入8.47亿元,超同年实际财政收入的127%。时任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曾公开披露经检查发现的五种统计造假手段:“个别地方在联网直报中仍然存在干预企业真实独立上报现象,有的编造企业虚假数据、有的要求企业填报虚假数据、有的代填代报企业数据;少数企业也存在统计违法行为,有的未按国家规定填报资料,有的被动填报虚假资料。”

  三、多措并举刹此风

  确保经济数据的真实、准确、全面、及时,是统计工编辑和政府工编辑的天职。尽管大家已经有了《统计法》,但许多人将之当成“聋子的耳朵”,地方造假依然盛行。对于假数据、假业绩,中央痛斥,百姓反感。要多措并举,从思想层面、工作层面、法律层面齐用力,众失齐发灭此风。

  边缘化唯GDP论。遏止数据造假歪风,必须扭转唯GDP论,树立“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正确政绩观。一方面,提拔任用干部,不能直接与经济数据挂钩,更不能唯GDP论,要让“数字升官游戏”失去动力。另一方面,在制定发展指标时,不要出台不切实际的高指标,以免有些干部怕完不成指标或追求超额完成指标而造假数据。2017年2月8日,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在国家统计局调研时指出:“要切实加强对领导干部统计工作的考核管理,完善政绩考核指标,改进政绩考核方法,对统计造假、弄虚作假的,实行‘一票否决制’。”

 

 

  加大问责惩戒力度。动员千遍,不如问责一次。对于数据造假者,不能过于宽宥,要对其严厉追责,该撤职的撤职,改法办的法办。要用法律来制止和防范统计数据造假现象。《统计法》规定:“对情节恶劣、后果严重的统计违法,若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预算法》也明确规定:“预算收入征收部门和单位,必须依照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及时、足额征收应征的预算收入。不得违反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多征、提前征收或者减征、免征、缓征应征的预算收入,不得截留、占用或者挪用预算收入。各级政府不得向预算收入征收部门和单位下达收入指标。”要加强警示教育,公开曝光有关案例,让各级领导干部对数据保持必要的敬畏之心,切实提高数据的权威性和严肃性。2016年8月,辽宁省委在巡视整改通报中指出:“对全省各地区主要经济指标数据进行严格评估审核,做到基层数据准确、宏观数据匹配,指标统计数据客观真实。加大统计执法力度,对经济数据造假的,一经发现依纪依法追究责任。”

  健全统计管理体制。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根本出路在深化统计管理体制改革。目前,全国统计实施的“统一领导、分级负责”体制,地方各级统计局的人、财、事权受同级人民政府的管辖,地方政府干预地方统计数据的可能性加大,容易造成数据失真。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二十八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深化统计管理体制改革提高统计数据真实性的意见》强调:“要遵循统计工作规律,完善统计法律法规,健全政绩考核机制,健全统一领导、分级负责的统计管理体制,健全统计数据质量责任制,强化监督问责,依纪依法惩处弄虚作假,确保统计机构和统计人员独立调查、独立报告、独立监督职权不受侵犯,确保各类重大统计数据造假案件得到及时有效查处,确保统计资料真实准确、完整及时。”张高丽指出:“要健全统一领导、分级负责的统计管理体制,加强国家统计局统一组织领导和协调全国统计工作能力,从制度上进一步调动地方各级政府尤其是省级政府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提高统计数据质量、推动统计事业发展的积极性、主动性。”

  数据之要,首在真、贵在多。信息社会,在一定程度上是数据引领的社会,需要依靠数据分析作预判,依靠数据多少出方案,依靠数据大小作决策;数据失真,预测难准,方案难定,决策难佳,社会难稳。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